良仓

揭钱币收藏骗局:涉嫌超范围经营和非法买卖流通人民币

来源:新京报 编辑:周丹琴 发布: 2017-11-06 11:57
多家文化公司打着央行旗号出售钱币、纪念币,价值数百元纪念币翻10多倍卖给老人,涉嫌超范围经营和非法买卖流通人民币

揭钱币收藏骗局:30万纪念币仅值2万

多家文化公司打着央行旗号出售钱币、纪念币,价值数百元纪念币翻10多倍卖给老人,涉嫌超范围经营和非法买卖流通人民币

9月7日,北文雅轩公司工作人员在登记个人信息后,向两位市民赠送一张印尼盾作为礼品。

65岁老人孙林(化名)从北文雅轩公司所购买的部分纪念币、钱币。他前后共花了30多万元。

9月7日,SOHO现代城25层的北文雅轩公司,工作人员向一位老人推销钱币、纪念币,房间的墙上也挂满了各种钱币样板。

9月15日,SOHO现代城C座9层的燕文堂公司,一名“总监”正向市民推销纪念钞。

在北京大望路SOHO现代城,一些打着卖纪念币、钱币名号的文化公司,将目标客源锁定在老人身上。

他们通过免费领取纪念品的方式,将老人哄到公司,再通过推销让老人花费成千上万元,购买一些低廉的纪念币甚至正在流通的货币。

在推销过程中,公司打着“央行旗下货币发行机构”的名义,打消老人疑虑,同时还许诺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会帮助老人将购买的纪念币进行拍卖,“收益翻番”。

多位老人反映,所谓安排拍卖只是幌子,以吸引老人不停地花钱购买更多纪念币。

朝阳工商部门表示,这些公司售卖纪念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范围经营可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一家这样的公司员工自称每月销售钱币、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

 老人被忽悠一年花30万买纪念币

65岁的孙林发现,之前花30多万购买“能升值”的各类钱币、纪念币,成了烫手山芋。这些曾珍藏于抽屉的“宝贝”,已成为他的“举报材料”。

这始于去年9月孙林接到的那个电话。

“您好,我们公司新开了一家公司,回馈老顾客,有礼品赠送,您过来领一下吧。”接到电话当天,孙林来到大望路SOHO现代城D座25层2512房的北京北文雅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文雅轩公司”)。

孙林说,一名杜姓员工给了他一枚纪念硬币,称“每次来都能领一枚,凑够一百枚是一套,可换取1000元现金”。

杜某拉住孙林介绍公司的各种“纪念币”。但孙林对这家看着有些简陋的公司并无太多信任,领了纪念品便离开了。

此后,孙林经常接到杜某的电话、短信,不仅是劝其再来公司领纪念币,还会嘘寒问暖,碰上孙林身体不适,更是会叮嘱“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去年10月,孙林第二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又领取了一枚纪念硬币。杜某照例向孙林推销公司的各种纪念币,并向孙林许诺买了一年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帮助孙林将这些纪念币进行拍卖。

平日对收藏和钱币并不了解的孙林,听信了杜某“纪念币一年后拍卖可升值”的话语,买下了两套第四套人民币,每套价格2080元。买卖没有出示任何合同或是证书,只是开了一张收据。

今年4月,在杜某“公司又出新纪念品”的电话邀约下,孙林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杜某向孙林推荐的是一整版一美元,“一版叫一根,有五十张1美元。这种升值空间很高,一年半以后参加拍卖,最少升值一倍。”

在公司热闹的音乐声中,杜某等人向他轮番推销。他感觉头昏脑胀,稀里糊涂购买了12根。

刷卡时,孙林才知道这“一根”整版一美元要4680元,12根即56160元。这个价格让孙林有些犹豫,杜某说,“先不要告诉家人,只要后面一拍卖升值了,家里人不会怪您的。”孙林照做了。

今年5月,孙林又两次在北文雅轩公司购买纪念币,其中花37900元购买了5根两美元的整版纪念钞,以及花5万元买下了10套“十全十美纪念钞大全套”。

所谓“十全十美”包括十张面值10元的港币,十张面值10元的澳门币,十张面值100元的新台币,还有一张面值50元的“建国50周年纪念钞”。

孙林曾问杜某何时能拍卖此前购买的纪念币,被告之想要公司帮助拍卖,必须买“十全十美”,算是“入门”产品。之后,为让公司早日帮自己拍卖,他又买下了两根“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一套“错版币”,8根一美元纪念钞,两根朝鲜纪念币。

不到一年时间,孙林为了买这些“能升值”的纪念币和钱币,花掉了多年积攒的17万元养老钱,还向朋友借了13万元。

9月1日下午,儿子孙成发现父亲没有及时去幼儿园接孩子放学,追问之下,这才得知孙林又去了大望路“搞钱币投资”。经家人一再劝说,孙林终于收手。

从9月至11月4日,孙林仍时常接到杜某的“邀请来电”,让去公司一趟有事相谈,孙林知道对方还想骗他继续购买“藏品”,索性将手机设为静音不再理睬。

千元印尼盾值0.5元 谎称值300元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北文雅轩公司于2016年6月22日注册,经营范围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技术推广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并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今年9月,该公司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其登记的住所地址为“朝阳区东坝乡东晓景产业园205号1163”,实际场所是在大望路SOHO现代城。

9月7日,新京报记者联系上北文雅轩公司员工杜某,对方称“为回馈老客户,可来店领取价值300元的礼品,有四种可选”。

随后,杜某给记者发来短信,包括领取码及公司地址。7日下午,记者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店内音乐声音很大,一处玻璃展台里放置各种纪念币纪念钞,展台上摊开着一册“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套人民币同号钞珍藏册”,珍藏册看上去有些破旧,中间连接处已经松散。店内除记者外还有三名老人,各自有工作人员陪同。

当记者询问有哪四种礼品可选时,对方称只有一种。随后为记者拿来一张1000元面值的印尼盾,称其价值300元。事实上1000元印尼盾兑换成人民币仅为0.5元左右。

该工作人员自称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总部在香港,目前这家店已经是第二家分公司。为庆祝新公司成立,特意和中国移动、联通合作,选取了一部分老的号段,进行礼品发放。而记者所使用的手机号只注册了四个月。

该工作人员随后向记者介绍店内的多款纪念币,以第四版同号钞为例,对方称这套纪念钞共有5000册,市场价3880元,目前还未正式发行,但由于该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可以提前发行,记者只需花2080元便能购买,等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组织拍卖,“到时候增值最少70%,我们只会收取10%的服务费。”

当天记者离开后,该公司两名工作人员多次打来电话,称可以到店内看看有没有心仪的收藏品。

9月20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想买一套“高档”纪念币,一名王姓男子向记者推荐了一套“两岸四地纪念钞”,正是孙林所购买的“十全十美”纪念钞。

记者发现,这家公司引诱老年人上门的主要方式是打电话称“有礼品送”。对于新顾客,对方并不会售卖价值高昂的钱币,称值钱的只有成为老客户才有资格购买。

 30万元纪念币实际价格仅2万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这些卖价动辄成千上万元的纪念币实际价值并不高,多不具备升值空间。

9月10日,马甸邮币卡市场内多名店主在看过孙林所购买的各种纪念币后,表示这些纪念币价格并不高。

潘力在此经营纪念币交易已有十余年,他一见到记者带着纪念币前来问价,就说:“是不是从大望路那边的文化公司买的,许给你一年半以后能收回,到时候价格翻倍?”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潘力说,北京很多所谓的“收藏品公司”,都是从马甸邮币卡市场收购大量低价纪念币,进行包装后再以高价卖给老年人。

潘力对孙林花30多万购买的各类纪念币、钱币进行一番估价得出的结论是,价值在1.9万到2万元左右。“这些钱币都是真的,不值钱也是真的。”潘力说。

其中,北文雅轩公司售价5000元一套的“十全十美”,市场价为550元左右;售价4680元的整版一美元纪念钞市场价为400元左右;售价7580元的整版两美元纪念钞在600元左右,售价43800元一套的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市场价在2000元左右。

至于32800元一套的错版钞,“就是纯骗人的,根本没有错版钞这个说法。”潘力说。

马甸邮币卡市场多位摊主还表示,这些文化公司也会来订购册子和收藏证书。类似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子价值20元,册子和证书上的售价可以按需求更改。

河南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河南钱币专业委员会会长袁银龙在鉴定过孙林所购买的纪念币后告诉记者,这些钱确实是真的,但价值不高。真正搞收藏的人也不会购买外币,行业内称这些为“外币垃圾”。

“像他们(北文雅轩公司)这种卖法就是为了赚钱。”袁银龙说,孙林所购买纪念币的实际价值,还是要遵循当地的纪念币市场价格,但从这些公司的开价来看,明显是“忽悠人”。他还提醒一般人购买收蔵品时不要慌着掏钱,应详细了解比对之后再购买。

 “错版币”实为旧版第五套人民币

多名购买钱币的老人表示,之所以花大价钱购买这些“藏品”,也是听信了对方公司为央行旗下机构的说法。另外则是相信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通过拍卖获取更多利益。

9月20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只有北京康银阁钱币有限责任公司,其余打着央行旗号的公司,都是骗人的。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推出的“错版钞”,该工作人员表示,这套所谓的“错版”相比于现在流通的货币,背面左下角的数字后面没有“yuan”字拼音,这是正常现象,“在数字后面加‘yuan’,2005年以后才有,以前的货币上都没有。”

袁银龙说,错版币是指在设计中,文字或者图案在印刷成品以后才发现是错误的。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并不能因为少个“yuan”字拼音就成为错版币,这种“错版币”实际价值就等同于同等面值的货币,现在有人收藏这些,也都是出于人为炒作。

记者发现,北文雅轩公司售卖的“错版币”正是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公司以“错版钞”形式,高价向老人兜售。

事实上,199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仍在流通,收藏界并不会买卖流通货币,还因为买卖流通人民币涉嫌违法。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律师认为,该公司将低价纪念币高价出售给老人,有价格欺诈嫌疑。其出售第五套人民币的行为也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规定,禁止非法买卖流通人民币。纪念币的买卖,应当遵守中国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装帧流通人民币和经营流通人民币,应当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

违反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和其他有关行政执法机关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财物,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1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

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工作人员表示,由于现在做纪念币收藏的人太多,所以银行方面无力为个人进行鉴定工作,如果购买者感觉所买的纪念币被骗,应尽早报案,银行方面会配合执法部门进行鉴定。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有关拍卖的许诺,袁银龙认为这些价格低廉的钱币根本无资质上拍卖会。他说,目前这些普通钱币价格比较透明,市场上也可以购买,拍卖行不会进行拍卖。只有价值高,实际价值起码上万的珍贵钱币才能上拍卖行。

 卖钱币文化公司扎堆现代城

在SOHO现代城,集中了多家像北文雅轩这样的公司。据新京报记者走访,至少有十家卖钱币的收藏品公司,分布在B座的11层、25层,C座和D座的各层等。

每天上午将近9时到中午以及下午四五时,在B、C座中间的通道及前后广场上,多家收藏公司的员工或蹲在墙角、或站在路上,有些还搬了小马扎坐在广场边。

他们每人手里攥着一把礼品兑换券,新京报记者上前想要领取,一名女子赶忙将兑换券捂住,摆摆手称:“年轻人不给。”

一旦有老年人走过去,他们就跟上去,将兑换券塞入老人手中。如果看到老年人有意愿领奖,他们还会把老年人带到楼上去。带人上去根据熟客生客不同,每带一人还有8元到10元的提成。

9月14日下午2时许,一位来现代城附近看望朋友的82岁老人蔺先生也被塞了五六张兑换券。随后,他去几家收藏品公司兑换了一些礼品,包括肥皂、洗面奶和一张纪念币。“上去就让我买这个买那个,起码上万。我一个月退休金才3000块钱,哪有钱买这些东西”。

一位王姓老人曾在SOHO现代城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推销购买了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花费2万元。随后他到邮币交易市场发现该珍藏册市场价400多元一套。意识到被骗后,王先生最终从这家公司退回1万元。

记者查询发现,这家公司也没有钱币交易资格,在8月份曾被媒体曝光以卖错版钞为名骗取一位老人100多万元。

9月15日,新京报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C座9层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一名员工向记者推销一套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价格为2080元,并称是首次购买优惠价,如一次性购买11套,公司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帮助拍卖。

记者提出要签订合同才能放心购买,该员工直言:“合同就是一张纸,公司没了你拿着合同也没用。我们公司总部在香港,是有资质的,并且与央行合作。”

有购买过该公司钱币的顾客反映,他花27820元购买藏品,到2016年12月可以拍卖时,公司一再推托,称再买218000元的藏品才能拍卖,他买了之后对方又要求再买10万元藏品,不然手里的藏品只能烂掉。

据新京报记者查询,北文雅轩公司与燕文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在此人名下,还有另外三家公司——北京亦采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天顺典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燕文嘉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分别在现代城B座1704、B座1209、D座1509。

从经营范围看,这5家公司均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均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朝阳工商分局工作人员表示,钱币不属于工艺品,这些公司只有经营工艺品资质,卖钱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或者经营方式从事经营活动的,视其情节轻重,予以警告,没收非法所得,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没有非法所得的,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

这5家公司中的三家成立于去年6月至7月间,分别是天顺典藏、燕文嘉和、北文雅轩公司。注册资本均为50万元。

燕文堂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注册资本为3万元。该公司去年11月因逾期未备案问题,被朝阳工商部门罚款1.9万元。

9月23日下午,北文雅轩公司工作人员韩某也称老板有5个公司,都是做钱币、纪念币买卖的,北文雅轩公司一个月销售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5家公司一个月的交易额过亿元。

11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仍能看到大量收藏品公司工作人员在楼下向老年人分发礼品券。

在D座一家收藏品公司门口,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在送一名老人离开时还不停劝说,“大爷,您回去再多考虑考虑,投资我们这个肯定亏不了。”(孙林、孙成、潘力均为化名)(记者 赵朋乐 刘经宇 摄影记者 大路 彭子洋 刘经宇)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