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警方解救四百三十余跨境赌博公民

来源: 法制日报 编辑:张珈榕 发布: 2018-05-28 10:08
“我们组织专门力量,重点打击发布虚假信息,诱骗、组织运送中国公民偷渡出境及在境外非法拘禁、伤害中国公民的违法犯罪行为。整合公安、边防及社会力量,加强边境一线巡逻查缉和二、三线查堵工作,强化出入境管理,加大小道便道封控力度,及时发现和打击偷越国边境的违法犯罪行为。”

“大哥,我在境外赌场输了钱,欠了人家8万元。”家在陕西渭南的老李突然接到弟弟李某东的电话。在随后的微信视频通话中,老李看到,弟弟双手被绑、蹲在地上挨打。此时,李某东本应在渭南一家建筑工地上班。

记者今天从云南省公安厅了解到,近年来,在紧邻我国云南部分地区的境外一侧,先后建起几十家赌场,这些赌场以吸引和诱骗内地居民赴境外赌博为主要经营方式。按照公安部的统一部署,多地公安机关不断加大打击整治力度,迫使一大批赌场先后关闭。随着赌博业的衰落,一个新兴的“产业”随即诞生——与赌博密切相关的高利贷公司到中国境内拉人头参赌,甚至将参赌人员骗出境后绑架勒索。

近日,记者深入云南边境进行了调查采访,揭开跨境赌博神秘面纱。

一条龙服务

机票吃住免费有专人接送

“感谢中国警方救了我一命。”在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公安局,骨瘦如柴的受害人李某东泪流满面地说。

“赌场方免费提供机票吃住,一路上还有专人接送陪行。”李某东回忆说,但当他输掉8万元之后,便和其他输光钱的赌客一样,被关在赌场的“单房(赌场称受害人欠的钱为“欠单”,非法拘禁“欠单”受害人的房间称为“单房”)”里长达28天,受尽折磨。

“被解救时,李某东等人的双腿已经溃烂,钱没有挣到不说,伴随他的是一身伤病。”办案民警、瑞丽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寸代鹏说。

据介绍,李某东是渭南一建筑工地的包工头,因为手头资金周转困难,他便求助朋友圈,随即,他被拉入一个微信群。

“微信群里一个中介广告说,去境外赌场‘做流水’收入可观,我想着春节前赚点钱回家过年,便主动和中介取得了联系。中介‘开导’我,在境外赌场都是‘硬碰硬’,赢多少钱就能拿回多少。”李某东说,中介再三解释,赌场需要人捧场,往返飞机票与吃住全包,两三天就能回来,行李都不用带。

一周后,李某东接到中介的通知,可以去了。李某东说,刚到德宏州芒市机场,就有人举着牌子在出口等他,早已等在机场附近的面包车径直把他拉到瑞丽边境,有专人带其非法偷渡出境,再带至境外某赌场。

不赌也得赌

赌到一定额度才能回来

到赌场的第二天,李某东就小试身手,玩起了“老虎机”“百家乐”。一个叫阿源的男子帮李某东签单10万元,供他赌博。

李某东告诉记者,所谓签单,就是赌客不需要自己拿钱,由赌场的经纪人开出筹码给赌客,如果输掉,经纪人再向赌客要。

“当天,我手气不错,赢了3万多元。”李某东说,他怕再赌下去会输光,便向阿源提出不想玩了,也不想把钱带走,够来回的飞机票就行。

“阿源告诉我,不论输赢,要赌满5万元才能换回筹码,否则偷渡的事赌场不管。”李某东听了这话不敢再说,因为没有赌场帮忙偷渡,他无法回国。

寸代鹏告诉记者,赌客想回来的唯一出路就是赌下去,除非把来回机票钱用现金付掉,否则只能赌到一定额度才能回来。

但是,十赌九输,能赢回钱的人毕竟是少数。李某东赌到第二天就输掉8万多元,此时,赌场派人一直跟着他。李某东想用剩余的两万元筹码翻本,却被赌场的工作人员告知,不能再赌了。

“此时的阿源换了副脸孔,要我先把8万元还了。”李某东说,就这样,他被赌场的保安“请”进“死单房”,“住”了下来。

“他们把我们的衣服扒光,戴上手铐、脚镣,在阴暗潮湿的房间角落一字排开坐着。”李某东说,所谓“死单房”,就是指输掉后还不出钱,需要动用暴力逼迫的赌客住的房间。

刚进“死单房”,李某东就被罚站,从早上6点起床,一直站到下半夜两点,除了一次吃饭时间,其他时间都要站着。打手们稍不高兴,就一巴掌拍到他的后脑上,把脑袋往墙上撞,鼻血流出来也不准擦,还要把沾在墙壁上的血迹用舌头舔干净。

过了几天后,李某东被罚下跪。他说:“每次跪3个小时左右,一天跪四五次。”他掀开裤腿,用手掐着自己膝盖上生出老茧的皮肤,“没有一点知觉,感觉肉已经死了一样”。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行动处处长张晓鹏说,针对境外实体赌场及网络赌博平台组织招揽我国公民参赌的犯罪活动,公安部部署各地持续开展“断链”行动,连续打掉一批云南边境地区的跨国赌博犯罪团伙,斩断了组织出境赌博的人员链、资金链,迫使部分境外赌场及网络赌博平台关闭。由于赌客大幅降低,部分境外赌场勾结国内犯罪团伙,采用各种手段诱骗我国公民出境后,暴力拘禁殴打,再向其家人勒索赎金。

成为人质

直播被打场景向家属索赎金

在“死单房”内,李某东开始被殴打。“打手的打法很专业,打得人很痛,但是不会被打死,烟烫、打火机烧、电击、棍打等手段变着花样。”李某东不禁打了个寒颤接着说,“他们甚至让不听话的人吃掉自己的便溺”。

李某东的家人迟迟未能把钱汇来,打手也例行公事地隔天对他进行殴打。

让李某东心惊肉跳的是,他亲眼看到对面“单房”里折磨人的一幕:“烧红的铁钉,一根一根地钉进那些人的脚底,钉成W形。”看管他的打手告诉他,如果再不交钱,下次也钉他的脚底。

他哭着给父亲打电话,最终,父亲东借西凑4万元汇了过去。

“收到钱后,他们对我态度稍微好一些,可过了四五天,又变本加厉地折磨我,讨要余下的4万元。”李某东说,直到他被中国警方解救,父亲也没有筹齐余款。

在此间,记者采访被警方解救回来的多名受害者了解到,他们的跨境赌博之旅和李某东如出一辙,这些人来瑞丽的原因,大多也是看到QQ群、微信等社交网络上的广告,想来找工作或者申请小额贷款,与赌博毫无关系。

挥剑斩赌

警方解救中国公民430余人

德宏州副州长、州公安局局长刘咏赞介绍说,按照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的部署要求,德宏州公安机关充分发挥主力军作用,在相关部门协同配合下,深入开展整治境外赌场涉我国犯罪的“断链”专项行动。今年以来,5个境外非法拘禁和绑架团伙被摧毁,10个非法拘禁窝点被铲除,打掉与境外赌场勾连的团伙两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30余人,成功解救中国公民430余人,迫使关闭赌场13个。同时,堵截劝返大批准备非法出境的人员,震慑和重挫了边境涉赌违法犯罪活动。

据悉,“断链”专项行动通过采取“堵源头、阻通道、打团伙、铲窝点、断链条”等一系列措施,强化打击整治。

“我们组织专门力量,重点打击发布虚假信息,诱骗、组织运送中国公民偷渡出境及在境外非法拘禁、伤害中国公民的违法犯罪行为。整合公安、边防及社会力量,加强边境一线巡逻查缉和二、三线查堵工作,强化出入境管理,加大小道便道封控力度,及时发现和打击偷越国边境的违法犯罪行为。”刘咏赞说,云南警方加强对网上发布诱骗出境参赌等信息人员的打击处理;通过在机场、车站设立警示牌、发放告知书,在边境沿线悬挂警示提示标语标牌,利用警方微博、微信等发布安全提示,在重点地区设立警示教育中心,对前往边境地区的人员及时警示告知,提高广大群众安全防范意识,自觉抵制非法出境参赌行为。

记者在距离瑞丽最近的芒市机场看到,出口处明显的地方张贴着警方提示:“如果您到德宏的机票属于网络、微信等认识的陌生人以贷款、务工等为由免费为您提供,并承诺免费食宿和接送的情形,您可能被骗了!可能会被诱骗至境外受到非法拘禁或绑架!为避免发生被人诱骗至境外受到不法侵害,请及时与机场公安或者瑞丽市公安局联系,确保您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乘出租车进入瑞丽市区时,记者发现,检查站的民警也会详细了解外来乘客来到这里的目的,一再提醒不要出境赌博。

“通过这些措施,打击整治工作取得明显成效。”刘咏赞说,下一步,德宏州公安机关将在各级党委政府和上级公安机关的坚强领导下,举全警之力,集全警之智,决心不变、力度不减、措施不松,继续保持严打高压态势。(记者 石飞)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