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章立制 解开“乱疙瘩”

来源:人民网 编辑:周永明 发布: 2018-12-06 16:42
海西州委政法委主要负责人介绍,当地各市县、乡村还分级组建了县级矛盾排查调解办公室、乡镇(街道)矛盾排查调解工作站、农村(社区)矛盾排查调解工作小组,搭建起州、县、乡、村四级矛盾排查调解工作体系和2600名调解员组成的619个基层调解单元,形成了集受理、分流、办理、反馈、结...

“董某继续使用7年,然后退还草场给吴某,还有意见没?”10月底,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矛盾排查调解中心会议室内,德令哈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副市长现场督办,市司法、信访、农牧、草原站、乡党委政府、村两委负责人还有第三方律师,共同见证了双方当事人在调解协议书上签字,这场4年未解决的纠纷最终画上句号。

“如果没有‘矛调中心’牵头抓总,这块‘硬骨头’恐怕再拖几年也啃不下来!”德令哈市矛盾排查调解中心办公室副主任、市司法局局长吴波对记者直言。

“硬骨头”为啥难啃?“哎,清官难断家务事!”德令哈市蓄集乡党委书记哈斯保克说,“早在1991年,吴某把自家草场包给了亲戚董某,4年前想收回来,结果两家在一些细节上没谈拢,翻了脸,怨越积越深,事越闹越大,吴某后来干脆对外宣称董某霸占他的草场,家庭纠纷搞成了社会问题。”

“为啥不尽早介入调解?”哈斯保克坦言有两难:其一,矛盾核心涉及草场利益分割、法律责任认定等诸多问题,基层乡、村两级需要协调市农牧、司法等主管部门介入,力不从心;其二,纠纷爆发后当事人双方积怨愈深,“乡上几任领导都办不了,矛盾搁置越久,越变成一个解不开的乱疙瘩。”

哈斯保克的无奈颇具普遍性。“从横向看,类似的棘手事件往往存在职能条块分割、多家管多家都管不好的问题。”德令哈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洪景学对记者表示,“从纵向看,州、县两级间也存在一些协调不到位的情况。”

2017年3月,海西州委针对州内社会矛盾纠纷仍处于多发、矛盾化解“九龙治水、多家管多家都管不好”的难题,打破全州地域区划和行政层级,成立了格尔木、德令哈、都兰、乌兰天峻、西部三行委等5个矛盾排查调解中心,每个中心由1名州级领导担任主任,属地的县级党委政府主要领导担任副主任,州直单位负责人担任成员,各中心设立固定办公地点,并从属地县级综治、司法、信访、公安、人社、农牧等相关部门抽调业务骨干实行常态办公。

通过建章立制,海西州委和州政府出台了《关于推进五个矛盾排查调解中心规范运行的意见》,明确了接待群众来信来访、经常性排查、组织召开工作协调会等11项具体职责,建立了动态排查、研判预警、督查督办等10项工作机制。“矛盾排查调解中心像一所综合性大医院,专治‘疑难杂症’。”洪景学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

海西州委政法委主要负责人介绍,当地各市县、乡村还分级组建了县级矛盾排查调解办公室、乡镇(街道)矛盾排查调解工作站、农村(社区)矛盾排查调解工作小组,搭建起州、县、乡、村四级矛盾排查调解工作体系和2600名调解员组成的619个基层调解单元,形成了集受理、分流、办理、反馈、结单为一体的“五步闭环流程”。

数据显示,矛盾排查调解中心成立以来,调处矛盾纠纷1567件,化解1515件,充分发挥了“稳压器”“平安阀”的作用。

《 人民日报 》( 2018年12月06日 1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