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家过亿的逃犯22年后终落法网

来源:楚天都市报 编辑:肖梦婷 发布: 2019-08-20 08:59
“22年来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1997年,湖北省鄂州市两个小老板为争夺给黄石一块开发土地送材料的生意,双方发生纠纷并演变到持猎枪打斗,导致一名吃早餐的路人无辜身亡。

案发后,5名嫌疑人当年就落网,2人在逃。去年,嫌疑人李建(化名)在北京落网;本月,鄂州警方通过大数据锁定了最后一名嫌疑人刘某,并在南京将其抓捕。18日,记者了解到,李建和刘某落网时都已是公司老板,刘某更是身家过亿元。

 无辜男子吃早餐遭枪击身亡

1997年8月23日早晨7时许,鄂州花湖开发区发生一起命案,20多岁的吕先生被人用猎枪打伤,在送往医院时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

警方调查发现,吕先生并没有任何仇家。当日他在吃早餐时,一伙人持砍刀和两支猎枪气势汹汹冲到早餐摊前,而正在吃早餐的几名男子见状迅速放下饭碗立即逃跑。吕先生和其他群众发觉不对劲也四处跑开,结果他在逃离过程中被猎枪打中,浑身是血倒在地上。几分钟后,行凶者逃离现场。

通过调查,警方锁定鄂州承包工程的小老板李某系该案主犯。

原来,黄石市黄石港区某村有一块土地在开发,李某想接下向该工地送材料的生意,但他打听获悉,鄂州男子梅某也正在洽谈此事。当年8月,李某找到朋友李建,表示只要能将生意抢过来,两人可以一起合作。

李建又找到平日游手好闲的朋友刘某,两人一起联系梅某说,可以出钱让其退出该生意。但这遭到了梅某的拒绝,梅某还在电话中将他们大骂了一顿。

见李某有意抢夺生意,梅某担心生变。当年8月21日,李某在黄石某酒店消费时,梅某的几名手下携带砍刀和猎枪找到他,警告说不要抢生意,李某只得忍气吞声。

此后,李某感觉没面子,决定要“教训”梅某等人。他找人借来了两把猎枪和四发子弹,并派李建、刘某等人对梅某进行跟踪,伺机报复。

两人潜逃后均成了公司老板

案发当日,李建、刘某等得知了梅某在鄂州花湖开发区一早餐店吃早餐时,立即携带猎枪和砍刀赶了过去。混乱中,梅某从附近的巷子仓皇逃跑,而吕先生在逃离过程中,被当成是梅某的手下无辜被枪击身亡。

警方很快查到李某、李建和刘某等7人有重大作案嫌疑,率先将主犯李某抓获。其后又有4人相继落网,只有李建和刘某先逃到了湖南湘潭,后来一直逃到海南海口。

到海口后,刘某在一个小区里做保安,李建在酒吧里做服务员。刘某在做保安期间认识了一个老板,之后便给这名老板当司机,李建接替他当了该小区保安。

“那是我人生遇到的第一个贵人,没有他我不可能拥有现在的一切!”刘某说,那名老板看中了他脑子灵活,在老板的帮助下,他很快有了自己的生意。而李建在海口呆了几年后,发现两人在一起不安全,便独自去了北京,后来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两人均用化名办了身份证。

刘某的生意越做越大,2014年,他来到江苏南京当上国内某品牌机械的总代理,仅5年时间,就在南京开了7家贸易和机械公司。

“李建靠自己打拼,在北京的广告公司资产达到数千万,刘某在南京更是身家过亿。”鄂州花湖派出所所长严松青介绍,先期落网的李某等5人被依法移送起诉,分别被判处三年至八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而主要嫌疑人李建和刘某一直在逃,鄂州警方并没有放弃对他们的追捕。

 低调老板下班后回家陪妻儿

去年上半年,鄂州市公安局通过大数据重新对积案进行梳理,并针对重大刑事案件组建专班实施抓捕。当年9月29日,在河南省西平县警方的协助下,潜逃21年的李建被抓获归案。今年7月,警方又查到了刘某的蛛丝马迹。

“当时不敢肯定刘某就是我们要抓捕的人。”严松青告诉记者,在得知刘某是7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时,鄂州警方十分慎重。经过调查,警方发现刘某已结婚生子,而且为人十分低调,平时除了工作上的应酬外,下了班基本上就在家陪着儿子和妻子。

“他在南京5年基本上没什么朋友,表面上是一个特别顾家的男人。”严松青向记者介绍,刘某今年44岁,生育了两个儿子,警方在调查期间,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一名命案逃犯。

“根据线索,我们查阅了大量信息资料,并围绕刘某相关社会关系开展分析研判,最终确定了他命案逃犯的真实身份,并且掌握了他在南京市江北新区一带的活动情况。”鄂州公安局刑侦支队副大队长赵俊雄介绍说,此案引起了鄂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薛四清的重视,要求组建命案逃犯追逃专班赶赴南京实施抓捕。

  “22年来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8月4日下午,由鄂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花湖派出所等人组成的命案逃犯追逃专班,驱车奔赴南京。5日凌晨1时许,专班民警到达江北新区。当天上午,专班民警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协助下,根据刘某在当地的活动轨迹进行蹲守布控,伺机抓捕。

“请开门,配合公安机关检查!”当晚8时许,民警通过查看刘某所居住的小区监控视频,判断其在家中,在蹲守了5个多小时后果断入室将其抓捕。

刘某落网当晚,民警连夜将其带到南京市公安局江北分局进行审讯,他对22年前在鄂州将他人伤害致死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听到第一声敲门声,我就意识到自己栽了。因为我在南京生活了5年,在当地没有任何熟人,从没有人在晚上登门找我。”刘某说,这些年他一直不敢与家人联系,因为一时走错了路,逃亡的22年吃过不少的苦头,“这些年来,我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目前,刘某已被警方依法刑拘。

猜你还想看: